• 歡迎光臨富優迪科技!
  • 設為首頁 設為首頁 收藏 收藏本站
  • 首頁
  • 業界聚焦
  • 互聯網絡
  • 熱點專題
  • 科技前沿
  • 風云人物
  • 媒體動態
  • 產業經濟
  • 移動通信
  • 數碼電子
  • 富優迪科技_互聯網科技資訊門戶|電子|通信|數碼|信息安全
    主頁 > 風云人物 >
  • 【名人專訪】胡洋:無限界科技有限公司CEO

  • 發布時間:2018-06-19 12:21
  • 4.09K
  •   中國日報網 11月3-4日,“第十屆中國智慧城市建設技術研討會暨設備博覽會”在國際會議中心召開。此次大會由住建部信息中心聯合中國測繪科學研究院、中國衛星定位應用管理中心、中國電子技術標準化研究院等單位共同舉辦,以“‘互聯網+’智慧城市”為主題,集中展示了智慧城市建設最新技術和方案,深入探討“‘互聯網+’智慧城市”未來生活,為下一階段智慧城市轉型升級提供新思。

      ChinaBIM網全程參與了此次大會,進行圖文直播,并與21世紀經濟報道、中國日報共同采訪了多家知名企業高層領導,分享其智慧城市建設經驗。

      記者:胡總您好,針對第十屆智慧城市建設技術研討會中,咱們作為一個參展企業,無限界像一匹黑馬引起了行業的關注,請您簡要地介紹一下無限界科技公司吧。

      胡洋:無限界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我們公司專注于基于航空攝影、傾斜攝影三維重建技術研究,公司核心技術團隊由九位博士組成,包括攝影測量與遙感、計算機視覺、模式識別、數字圖象處理、無人機應用工程等許多專業領域,是國內追蹤傾斜攝影三維建模的重要力量,也是公司發展的創新磐石。

      記者:主打航空傾斜攝影建模,作為一項傳統性技術,它在國內市場一直被國外技術所壟斷,請您詳細談談無限界取得的突破性進展是什么過程?

      胡洋:從公司成立開始,我們就自主研發的核心價值,從公司成立開始,我們主要考慮幾個:第一方面,傾斜攝影建模這項技術應該是下一代攝影測量領域非常關鍵性可以說是一個大趨勢;第二,3D測繪市場與建模是很大市場;第三,涉及到國家戰略安全,傾斜攝影作為獲取地理信息數據重要手段,應該掌握在自己手里,基于這幾點考慮,我們成立了公司。成立公司以后,做了幾項突破,要掌握核心技術才能自己國家的安全,才能跟國外市場進行競爭。

      胡洋:第一個問題,我剛才提到了,地理信息系統涉及到安全的問題,智慧城市首先建立在空間地理信息基礎上,地理信息要做支撐技術,傾斜攝影是地理信息重要獲取的手段,只有掌握了這項技術,才能跟國外市場競爭,確保國家地理信息戰略的安全,我們掌握這個技術之后,現在大部分產品國內用國外東西,國外追蹤這個技術已經幾年了,國內用國外東西,首先安全有問題,另外,要服務智慧城市,成本肯定要下來,成本下不來的話,地理信息這么大的數據獲取,肯定是有問題的。第三,要服務智慧城市,服務智慧城市的話,肯定有自己的國情,國外的產品有些問題,不能完全滿足國情。第四,出現問題的話,核心技術掌握在別的國家手中,可以說不一定完全符合你的要求,服務部可能非常到位,我們研究這個傾斜攝影建模技術之后,掌握在自己手中,我們研發自己的產品,傾斜攝影技術流程我們掌握之后,安全問題、服務質量可以解決,到國內市場有了自己的東西,從市場競爭角度來說,能夠采用價格策略,我們還要到國外市場競爭,能為智慧城市的建設數據獲取提供非常大的技術支撐。

      胡洋:有幾點是我們突破的技術:第一步匹配技術,可能說的比較專業,怎么樣把二維圖像變成三維的,第二步突破的技術是點云,怎么把二維東西變成三維的東西,然后是一系列處理流程,包括構網、紋理映射等等,最后生成膜型,有幾點優勢:第一,全自動化的,中間可以加一些編輯工作,助力全自動化的,不需要非常專業的人員操作才能完成這項工作,國外產品是英文版的,需要很多專業詞匯,做數字城市,尤其是無人機用的也比較多了,無人機的話,很多操作單位并不是從事攝影測量行業的,也并不一定是測繪行業的,不一定懂這些技術,我們的產品是全自動化處理;第二,流程非常簡單,我們又有核心的自主知識產權,安全又有保障,價格還會下來,服務要上去,公司這款產品做到數據處理量大、快、高效,能創造更好的服務。

      記者:12月26號咱們要出第一代軟件產品,實景三維建模軟件,能簡單介紹一下這個軟件的優勢、特點嗎?

      胡洋:12月26號正式發布這個軟件,有幾個特點:自主知識產權,第一是安全問題,基礎地理信息數據安全問題,可以處理普通航空的數碼相機,還有無人機的,為了操作簡便,無人機在測繪領域有變形的圖像;第三,整個過程全自動化,不需要人工過多的參與;第四,操作非常簡單,基本學一下就會。

      胡洋:我說的通俗一點的,比如智慧城市里用的非常符合的就是應急保障,比如出現地震、泥石流,包括天津事故,幾個小時可能就出來結果,救援隊伍怎么進行救援?災難發生了,不可能第一時間獲得信息,應急是一大塊。其它領域,智慧城市里,樓房也有用的,也有客戶有要求,比如場區什么樣的,傳統方法只是人工建模,但是并不是完全符合現實情況,比如石油管道,可以用其它方式,整體宏觀情況是沒辦法的,現在無人機已經普遍了,用無人機一飛,直接把模型建出來了。

      胡洋:可以獲得數據,可以用在各個領域。企業根據自己的需要,傳統測繪這些企事業是國家保障基礎地理信息數據,像百度地圖這些基礎數據,其實都是測繪地理信息局統一管理下的。

      胡洋:智慧城市方面,做三維實景建模的,做應急是優勢,建模過程當中,傳統建模是手工建的,手工確實有優點,非常漂亮,非常容易單體化,可以識別一個建筑,附上人口、住房信息,實景建模本身是一體的,全自動獲取,大家都說它的缺點可能是表皮,我們要做單體化,國外軟件給你的就是這個數據,做單體化非常難,我們可以在中間基礎上做單體化,準備下一步把單體化做好,自動化率應該達到80%以上,剩下的再做必要的手工編輯,按照原來的三維平臺,比如單體化每一棟樓都可以識別出來,包括基礎的地形數據,傾斜攝影建模技術已經把傳統航空攝影測量領域覆蓋到了,同時,還可以建模,我們再把單體化突破了,這個技術就用的特別廣泛了。

      還有一點,現在網絡上用的數據也很多,我們做三維,可以看到三維,國外已經做到了實景三維,除了街景,如果能達到三維常大的挑戰。

      胡洋:成本肯定要增加,第一次要把成本降下來。還有一個挑戰是更新,我們已經做了很多數據,沒必要所有數據全在這個基礎上重新再做,如果有國產東西,我們可以在這個基礎上定義一些標準,在統一標準下產品局部更新策略,如果能達到局部更新,數據利用率會非常高。

      胡洋:傾斜攝影建模模型標準沒有,國外提供的是OSCB格式,別人提供這個格式,你就只能用這個格式,現在就是這樣的情況。

      胡洋:第一,數據量問題,因為海量數據,一次性處理數據量非常大,現在處理能力雖然有所突破,但是還是有一定的局限性,要能一次性處理非常大的數據,數據量上要突破。第二,數據質量,現在滿足某些領域行,比如要求建模精度非常高,還需要載質量上提高。第三,速度,做應急保障這塊,速度要求非常高的,事故一發生之后,要馬上根據情況作出應急部署指揮,救援人員要進去,也需要知道里面的情況,速度一定要快。第四,我們在做傾斜攝影建模核心技術方面的突破。在應用上,單體化,我們服務智慧城市的話,智慧城市面臨模型單體化問題,現在一直說沒有好的解決方案,我們準備在這方面有所突破。

      記者:我剛才聽到您介紹建筑建模的問題,建筑里面還有一個叫BIM建模,跟BIM可視化技術是一個概念嗎?

      胡洋:不是一個概念,我對BIM有一定的了解,昨天也有人跟我溝通說跟這個有什么區別和聯系,如果說逆向工程大家可能更容易理解,已經存在的東西,我們把它展現出來,如果沒有的話,那就是沒有。我理解BIM是在我設計的過程當中把每一個環節包括建筑質量、詳細信息都已經做完了,做完滯貨再建模,設計什么樣建出來是什么樣,然后有了數據,先后過程不一樣。但是,也可以說已經有了,比如這棟房子以前沒有做信息化BIM,我要在這個基礎上做,可能采用別的技術做建筑模型,我們屬于后者,已經有了,然后再做信息化,采集已經存在的信息。

      胡洋:如果二者結合的話有很大的優勢互補,BIM包含了非常詳細的內容,地理信息范圍常大的,可以直接獲取幾十平方公里、幾百平方公里整體城市的情況,每棟建筑情況也有,但是建筑內部很難做到。

      記者:比如裝修上,可能會有些不合格或者接縫不好的地方,在施工的過程中,我們的技術是不是可以把之前的隱患提前預防?

      胡洋:這個問題問的挺細節的,如果建筑施工中有問題的話,如果從大方向來說,很難看到的,如果內部已經有了一些問題的話,只能說有這種可能,但是,并不是采用監測手段。當然,我們也可以處理室內情況,或者地面小物體建模情況,但是,能不能檢測到房屋有沒有質量問題?可能還需要思考和解決。

      胡洋:如果說多少存量的話,傾斜攝影建模首先可以看到我們有多少建筑,有層高信息,通過整體信息不需要調查就能估算出大概的建筑情況,至于內部的話,需要結合屬性信息做分析,比如這棟樓內部到底什么情況,有多少平方米,這個樓是不是閑置的?可能需要跟屬性信息結合,然后再保險到底有哪些樓房是空置,基礎樓房數據的獲取,比如他不想報或者瞞報,可以通過航攝飛機做建模,大家可以看到現在的建筑情況。

      記者:傾斜攝影建模技術常新近的一個技術,往大方向說,國產好多技術在趕超英美,咱們這樣的技術會在未來多少年之內能趕超國外先進技術?

      胡洋:無限界做傾斜攝影建模技術,整個流程已經國產化了,這是第一步。跟國外Smart3D這樣產品差距不是特別大,相信在五年之內我們是有所突破的,別人也在趕超,我們有這個信心趕超對方,是這樣的情況。國內有很多國產化產品,性價比都不錯,我們產品更適合國內情況,如果想“走出去”的話,還要做一些國際化,我們產品要拿到國外競爭的話,也要適應國外的水土,首先在國內做好。

      胡洋:我們的產品現在還沒有發布,我們測試數據應該有10-20個左右,處理的數據應該在1600億像素的數據。

      包括現在用的地理信息,比如我們做智慧安防,我們有很多攝象頭,做天網,做完之后,真正的話,我們攝像頭,最后確定犯罪的逃跑線,還是要追蹤到地理數據上,逃跑線在哪兒,火車站在哪兒,哪個機場,我們做一些排查工作,哪些概率是最大的,最優化的部署警力,一定把攝象頭分布放基礎地理信息數據上。

      還有一點,比如國家宏觀層次上,比如我們做智慧城市,我們的出生率、率、醫療,都可以把基礎數據放到圖上,用專題圖的方式,比如人口分布于經濟增長,政策怎么實施的,我們把它放地理信息數據上,然后再做分析,分析平臺是國產的地理信息系統平臺,比如安防數據,再結合這個基礎數據。

      胡洋:我們有一款產品,國外有用大數據互聯網的技術,叫一天建成一個羅馬,做什么事情呢?每個游客都可以用手機拍照,只要拍的是羅馬建筑的照片就可以傳上去,通過大數據分析,用三維圖像重建技術,用一天時間就把羅馬三維跑出來了,數據來自于,比如我到這塊干什么,有非常好的東西,然后我分享,通過大數據挖掘,可能就會匹配到地理信息數據,我們有GPS,手機上都有,匹配好之后,再通過算法把這個地方重建出來,甚至這個地方有更新、錯誤、變化了,變化非常重要,比如開車,包括購物時有些新的東西,我們都可以拍照片,參與起來的話,數據更新非常快,包括室內定位都是支撐應用的,包括后面的云計算。

      記者:我們現在的技術對于城市普及范圍大概是什么樣的?包括城市管理,航拍3D或者二D可視化根本沒有這么清晰,還是比較泛的。

      胡洋:因為他的成本太高了。衛星拍的不是三維模型,只是影像數據,衛星已經了,數據成本相對低了,如果單獨做一個城市,成本很高,比如七天建30平方公里數據,可能要建一年,而且不是一個人操作,這么大工作量,第一是消耗太多,第二是人力成本鋪的太多了,這方面降不下來的話,主要城市都建不過來,別說其它地方了,很難做的那么精細。

      記者:我們的技術如果能夠跟國土、城建大范圍推廣的話,對于城市管理和國土管理的作用肯定非常大。

      胡洋:我們做地理國情監測,測繪領域叫土地確權,比如國土方面的應用,現在用無人機的也很多了,之前最傳統的是航拍,如果不做航拍,用衛片也可以,但是沒有那么精確,航拍也有比較大的成本,主要城市可以做,如果無人機成本下來,不需要專業人員操作,只需要飛就可以建模,然后再人工界定土地利用用途。在城市管理這塊,比如國土應用有紅線超標了或者土未批就建的情況,有時候調查也是蠻麻煩的一件事,傳統用衛片,衛片拍攝時候可能有時限,只能拿到一年以前的衛片,現在的情況并不情況,或者當地不報,我確實不清楚,只能拿著衛片對,這個地方現在什么樣我也不清楚。如果大飛機飛一次,也需要時間,飛一次,經過加工處理,過了好久,時效性還是達不到。如果我懷疑這塊有問題,用無人機一飛,數據很快出來了。

      記者:衛片精確度非常低,比如地方有占用耕地情況,從衛片上一看,為了防止衛片能夠監測到,鋪一層綠色的草或者綠色原料的東西,這樣一蓋,什么都看不出來。

      胡洋:是這種情況,只能通過衛片發現可疑的地方,傳統做法是發現可疑地方,然后調查組要求核實清楚。

      記者:我之前跟一個谷歌朋友聊過,現在谷歌有一個產品,比如拿手機或者桿,可以拍街景,也是360拍街景,我們是派派,有沒有跟地面結合?

      胡洋:這肯定是一個趨勢,而且是可以做到的,航空大飛機的,低空無人機,再加上車載和手機上的,尤其是地面,高空的話,盡管傾斜的話,底商部分有遮擋,再加上車載數據,就可以建的非常好。我們做數據簡化過程,非常大的數據,現在手機上有,地圖可以看到,我們盡量篩減數據,我們看到的東西沒有感覺到失真,但是數據量少了很多,這樣可以在移動端應用。

      記者:我們公司的技術主要應用在哪方面?剛才您一直在提大數據處理方面的內容,我們會不會有傾向性方向,我們專注某一個方向去挖掘、收集數據,未來做數據應用方面的事情。

      胡洋:主攻方向還是基于圖像的建模關鍵技術,因為它常底層技術,我們做大數據也是做海量數據的建模,我們公司從成立開始一直專注于做圖像數據建模,支撐性的核心技術。外圍會有各種各樣行業應用,我們會根據各行各業應用需求,找到針對于建模的核心技術問題,比如要做車載,互聯網公司會把做的很好,他們會用到我們的核心技術,通過我們核心技術解決他們某些關鍵問題,然后再結合他們的技術,最終應用于市場。我們的技術暫時還沒有直接走到終端層面,大多數還是在做基礎地理信息服務,做到最后,我們拿著手機可以隨便拍,包括蘋果手機也有慣性,也有GPS,每個人的手機就可以建模。

      記者:之前一個朋友介紹一個技術,是以色列技術,在美國那邊融了一千多萬美元,什么技術呢?跟您的建模有點像,這是比賽,有很多比賽的人,大概80%拿手機拍,他會手機圖片數據,他后來會拿到圖片數據,根據圖片數據就能夠還原比賽場是怎么樣的,四個角度有拍攝視頻,360度實時了解每一個角度上比賽大概是什么情況,圖片加上建模和可視化技術。

      胡洋:有這種可能。還是我剛才說的,拿每一個手機拍照過程中,一天建成一個羅馬的原理一樣,可以建球場,視頻情況下,通過視頻,視頻也可以做關鍵幀,序列圖像生成的視頻,像您剛才說的架了四個的話,主要為了了解比賽現場的形成,通過視頻關鍵幀識別球員情況。比如我們現在做視頻,可以識別犯罪可疑動作,視頻應用這塊,有些技術可以檢測到運動的物體,然后進行分析。可以暢想一下,我不太清楚這個技術。

    上一篇:致敬十大科技之父沒有他們我們將會
    下一篇:引領企業發展掀起金融生態科技風貌
  • 圖說天下
    首頁 | 免責聲明 | 業界聚焦 | 互聯網絡 | 熱點專題 | 科技前沿 | 風云人物 | 媒體動態 | 產業經濟 | 移動通信 | 數碼電子 |
  • Copyright©2008-2018 富優迪科技(www.sy023.cn)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文章、圖片源自網絡或網友自主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有版權問題請及時聯系我們刪除。
  • 北京pk10网址